lemon-charlene

速写1

      她拉开教室的灯。一阵电击苟活的蚊虫留下的劈里啪啦的响声过后,昏黄的灯光从潮的发霉的屋顶泻下,惊起搁置了一夏的灰,让铅灰色的空间染上鹅黄色的、颓废的梦。

      踏入的每一步都在积了薄薄一层灰的木地板上留下印记,灰尘虔诚的亲吻她的足尖鞋,脚印揭露了木质的本色。

      她停在落地镜前,注视着面前的无数个纤瘦而正在腐烂的身体。白纱裙层层叠叠,下摆翘起,沾上黏手的灰。棕黑的瞳扫过镜中的自己,苍白的扑...

速写

Illuminate


上海的梅雨季节确实十分难熬。阴雨绵绵,干爽的出去浑身湿透的回来,这种滋味让北方汉子胡小姐不想再体会第二次了。

究竟是哪位贤者说的细雨绵绵最为江南好风景的?那粘腻的雨并未能冲刷掉人间的是是非非,反而平添了初夏的烦扰。

闷热,又像是空气中布满雾霾,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胡小姐翻着朋友圈,笑看来自北方的朋友们用各种语气骂着这该死的天气,她也胡乱写了几句,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睡觉可是大事,梦里啥都有。

她梦见盛夏,在中学附近的一个胡同里,槐树的绿荫遮蔽了天地,只有些微阳光透过缝隙洒落,荫荫凉的路走着很是舒服。她的前方走着一个男孩子,高高的,肌肉线条十分流畅,从背影就让人喜欢。他右手...

Illuminate


突然诈尸。

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胡小姐开始写信了。

本来她是不想的,麻烦,又送不到。朋友给她寄的明信片跨了一年才抵达宿舍楼下的信箱,她打趣说大概是骑自行车送过来的。

她想给一千五百公里外的父母写。她想给一千五百公里外的闺蜜写。她想给一千五百公里外的赵先生写。

她是按着“与卿书”的格式写的,全部。

胡小姐大概是觉得这种写法很美,很真挚,又很成熟,就像是把她噗噗跳的炽红的温热的心掏出来送给他们。

胡小姐是个不折不扣的穷人。穷的只剩下这拳头大的昭显着生命迹象的血肉。

斟酌了措辞,她提笔落下蜘蛛爬过一般的字,歪歪扭扭的挤进不大的卡片。

都是美好的画,讲讲近况,...

Illuminate


那天的夜谈会上,胡小姐和她的室友们发起了情感方面的话题。听着那些或暗恋、或明恋的故事,胡小姐想,这回可有的谈了。

她知道自己是被人追过的,但都是很隐晦的方式。时不时身体上的靠近,不经意的小动作,擦过并不光滑的脸颊的一个吻,在朋友圈和说说里不曾间断的点赞……胡小姐扯了扯嘴角,恍然发现,这些招数都是小说里用烂了的。而自诩早慧聪颖的胡小姐却未在第一时间发现。

开着30度空调的屋里免不了的干燥,她抬手用力的揪嘴上的死皮,舌头随意地卷走了由着蛮力带出来的温暖的、腥甜的、她最熟悉的液体。

到她了。她舔舔嘴唇,用她并不好听的声音讲了她和赵先生的那些事。

她越讲越觉得不对劲。室友也告诉她...

Illuminte

    一


    胡小姐来到陌生的海边城市已经很长时间了。她是不大适应的。并非因为那种光怪陆离的繁华,而是这儿恼人的气候。

    三百六十度无差别旋转攻击的风和雨,一次又一次的把她淋成了落汤鸡。白白的自己仔细刷过的鞋面被甩上了泥水,裤子也难免湿了些。狼狈不堪。

    她伫在柏油路上,望着偌大的校园里散不去的、被古往今来无数文人骚客吟叹的烟雨,心底里突然泛起了柠檬苏打水般的酸泡泡。...


三行家书

露衿:

王耀×王濠镜

再次相见

你长大了比我高了

原来我已经错过你最好的年纪


王耀×王嘉龙

别睡得太晚

有些事情我可以帮你

兄弟是要相互扶持的


王耀×王晓梅

湾儿

京城的梅花开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


王耀×王涿幽(京)

王家二把手

今晚想吃啥

晚上我下厨


王耀×王承徽(皖)

你们兄弟里面

我向来最中意你家的茶

因为像你


王耀×本田菊

雨后天晴...

#平遥之行3#

伊格鲁:

#平遥之行3# 从天黑到蒙蒙亮,一路顶着大风走到古城的东门附近。终于到八点多了,距离门票开售还有几分钟时间。这个售票点在一个道馆的门口,光线不太好,斑驳掉落的字几乎不可辨认。

八点三十五分售票员姗姗来迟,丝毫没有一点迟到的急迫感,面对我们两个在寒风中已经瑟瑟发抖的人也没有丝毫的歉意。不慌不忙的下车,开门,热开水,开电脑,然后问我们是不是买票。

        这时天已基本大亮清虚仙迹四个字渐渐清晰起来。


我一直以为清虚观是个虚拟的地方,一问百度才知道全国竟有好几处。也不知红楼...

愿吾跟随海神的脚步,成为征服大海的强者,纵然在狂风暴雨中,依然能够勇往直前。

有点担心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

浑浑噩噩,不知所措。

恰恰又迷上了这样一个男子,不禁感叹只身在外人缥缈,怎么兜兜转转,又回来了呢。

无助与迷茫。

却偏偏被我赶上。

迷失在夏日的北京。

怎么办。

有些路很黑,只能一个人走。有些路要是有灯,还是可以走在光下的。

终归还是我不够强大,若我能比你高三公分,是不是会轻松许多。

原谅我还是学不会妥协与放弃。

纵使前方是万丈深渊也绝不望而却步。


愿你我共燃尽,成为黑夜里的,那盏灯。

段祺瑞与吴佩孚:相逢一笑,不泯恩仇

我们爱历史:


北洋军


 作者:我方团队月晓



士为知己者死,在群雄混战的北洋军阀时期,我们看到了很多知己的故事。类似于段祺瑞与徐树铮,曹锟与吴佩孚,张作霖与张作相等等。



既然有知己,同样就会有政敌,这如硬币的正反面一样。



在此,月晓试着讲个小故事,讲一对冤家,从几件小事中试着找出些北洋军阀失败的启示。



段祺瑞,袁世凯之后北洋集团真正的掌舵手,他实际控制了中国将近四年时间,从1916年袁世凯去世,到1920年直皖战争的失败,段祺瑞在这段时间里掌握着中华...

辟谣:中国唯一不怕水淹的青岛,是因为德国人百年前造的排水系统?

工匠精神的体现。

我们爱历史: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先看看下面这篇文章,是不是很多人都看过?这文章所述的所谓的真相是:青岛不怕水淹,是因为德国人一百多年前给青岛设计的排水系统。



而随着近日国内暴雨如注,多处受灾,这篇文章又疯狂的来了。今天,我们就来聊聊青岛排水系统的历史。



每当夏季暴雨如注,山东省青岛市,总会自然而然火一把。



凭啥火?就凭青岛独家强项:不怕暴雨的强大排水系统。



国内一些一线城...

“毋庸置疑,所有生命都是一个毁灭的过程。”
                                      ——菲茨杰拉德散文集《崩溃》

看完the great Gatsby,真的是久久不能平静。和Daisy等沉浸在金钱与欲望中的乌合之众比起来,Gatsby是多么的纯粹。电影里有一幕没有翻拍让我觉得万分可惜:在Gatsby的葬礼上,他的老父亲抽出了他一直小心保管的那张少年时期Gatsby所认真执行的日程表。突然觉得,只要有梦,只要努力,就可以过得更好。只要明天跑得更快一点,把胳膊伸得更远一点,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可以触碰得到彼岸那盏荧荧绿光。Gatsby是真正以梦为马一路披荆斩棘的人,他当然了不起。

Spark(又名:星期恋人)



星期一

胡小姐和赵先生在B市的一所不怎么有名的学校认识了。
一开始他们并不熟。毕竟不是同桌,而且两个异性也不太好搭话对吧。
赵先生比胡小姐外向一些,在他附近的一圈玩的很开,一天就结识了好多人。当然不包括胡小姐。
先认识了他的和他长得很像的前桌孙先生,然后是和他一样热爱游戏的后桌马先生,接着是他的同桌王先生。
他和人搭话总先问你叫什么。别人看他这样笑笑就回答了,然后他才说他叫赵先生。

而胡小姐恰恰相反。她第一天先结识了她性格有着阴暗的后桌李小姐,知道她的字写的非常好看,知道她是在一所很好的小学毕业的。接着她认识了她的胖胖的前桌,岳小姐,发现她们之间的共同话题很多,比如说共同喜爱的动漫之类。
然后是她瘦瘦的同桌...

点滴(宗伏)

片段2

2月14日。
伏见被身旁的动静吵醒。
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宗像礼司正在扣扣子的模糊影像。
伏见迷迷糊糊地开口:“室长……几点?”
“6:30,”宗像礼司冲他宠溺的笑笑,“伏见君还可以再睡10分钟。”
“啧。”伏见把头往被子里埋了埋,无声的表示抗议——结果动作稍一不注意就扭到了昨晚过度使用的腰部,“嘶……”
听到伏见小小的抽气声,宗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熟练的按着伏见的身形摸索到了某个位置,轻轻揉了揉:“这里疼?”
“……”伏见忽视了他无意义的问话,专心享受这按时来到的舒适的按摩服务。
迷迷糊糊之中,伏见在眼皮即将粘上时凭借仅存的意识说了一句:“室长……我要申请半天的假。”
“没有问题,”宗像在他光滑的面颊上...

点滴(宗伏)

片段1

伏见有时真想不明白为何所谓的上流社会总有这样那样的舞会——就比如今天。
“那么就请伏见君跟我进去吧。”宗像礼司禀着他良好的绅士风度优雅的向伏见伸出右手。
“……啧。我可以拒绝吗。”伏见没有理会宗像的邀请,别扭地看向别处。
“伏见君——你知道的,今天我可是除了你没有带别的人哦,”宗像眯了眯紫魅的眼睛,似乎在等着猎物上勾,“难道伏见君想让我接受舞会上女人的邀请吗?”
“……”伏见对于宗像时不时的不正经已经习惯了,自觉的忽视了后面的一句玩笑话。
“您可以和副长一起来。”伏见躲闪 着宗像戏谑的目光。
“伏见君希望?”
“……”
“那么伏见君,要不要接受我的邀请呢?”宗像礼司将右手又抬高了一点。
“…...

灰色的天空下无数甲壳虫匍匐在地上缓慢的奔跑,走走停停躲避着障碍物喘着粗气。于是天空更加阴霾而心情愈发不好。
长条的公交突突突的从身边掠过,车内新膜的气味令人作呕。分子热运动有些猛烈,混合着香水的味道让人眩晕。
道路上莫名其妙突起的一块地方哪里也够不到,过街天桥上的白漆成片的脱落。偶尔飞来的小广告糊住了视线,轮胎压过半满的矿泉水瓶发出奇异的声响。
——Too bad.
路边一个接一个的小店音响开的震耳欲聋,不停重复的广告词令人烦躁。店面设计光彩辉煌,谁又知道最深处是什么光景。
城市铁路一趟接着一趟,地上车辆不断起步停车。十分钟挪动10米,不远处又触发了一起案件。打开天窗,冷空气压下了热气团。
走在大锅的边缘,呼吸着比中心还要干净些的空气。期待着即将搬上银幕的卡尔屯,在维阿寇的喧嚣中闭上眼睛。
——I am here. 


1101  图侵删

随笔

【精神分裂】嫌恶

手机里巴赫的partita还在响着,我却面对着生活智慧和时代精神昏昏欲睡。理智叫嚣着需要完成今天的任务可越来越混沌的脑子命令我闭上眼睛。

C大调也好,C小调也好,谁又能知道我在想什么。说我理解什么的都是扯淡,天天嚷着这些无稽之谈的你是否也觉得自己很搞笑。

跳跃的音符缓解不了糟糕透了的心情,什么都不想做。就让我一个人糊涂的过下去吧。我不会打扰你们的,真的。但我还不想死。你信吗。

胸腺嘧啶胞嘧啶鸟嘌呤腺嘌呤,遗传的引力将我们束缚在一起,不知道此刻挥洒的到底是汗水还是泪水。什么时候才能结束BWV826-sarabande,错误就不要在让他几百年几千年的延续下去了。

我实在讨厌与你交谈,我猜你也一样。你一定觉...

【精神分裂】对话



1.——你迟早会因为你的优柔寡断而失败。
——起码现在不会对吗。

2.——我看不起所有看不起我的人。
——是因为你看不起你自己。

3.——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遥远了。
——是啊毕竟我们隔着一片海洋几万里呢。

4.——你不再是我熟知的你。
——是啊你也不再是我熟知的你。

5.——有时候我好想这样子死去,就像魏尔伦这个疯子一样。
——你只是在变相的撒娇。

6.——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为了更好的活着。

7.——我好想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那就好好活着。

8.——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得到了的就是无意义的。

9.——人人生而平等。
——那为什么还有天才与凡人之分。

10.——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

11.——有时...

亲爱的,你听(真幸)

chéri,你听

Chapter 8

舍字先于得,有舍才有得

“你确定她会来?”幸村精市看了看手表,九点一刻,很好,迟到15分钟。

“她肯定来,”幸村綪华对于铃木的迟到已经习以为常了,“铃木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对于感情也是?”幸村精市挑起好看的眉梢。

“那根本就只是憧憬,对吧,真田前辈。”幸村綪华适时转移对象。

“呃……大概。”真田弦一郎不确定的看向幸村精市。

幸村精市冲他笑笑,不置可否。

“抱歉,我来晚了!”冲过拥挤的人群,铃木终于到达幸村綪华指定的位置。

“没关系,我们走吧。”回答她的是温润的男声。

“?!”意料之外的人出现了。铃木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

扯过发愣纠结的铃木王牌,幸村綪华直接跟在...

桃李不言,自下成蹊。
© lemon-charlene | Powered by LOFTER